要开心啊


i remember...
我犹记
the way you glanced at me, yes i remember
你眼眸掠过我的样子,是的,深印我心
i remember...
我犹记
when we caught a shooting star, yes i remember
我们一起抓住流星的时刻,是的,深印我心
i remember...
我犹记
all the things that we shared,
我们分享的一切

and the promise we made,
我们许下的诺言
just you and i
只有你我
i remember...
我犹记
all the laughter we shared...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儿子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啊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狠狠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青春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
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儿子穿着白衬衫 跑进了校园
可他最近 有些心事瘦了一大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儿子已是真正的男子...

曲:范晓萱 - You don’t trust me at all
词:littleboyblue
唱&混:F小姐(翻唱和填词时使用ID“江子修”)

我有青春荒唐,灾祸全来得无妄
情人是不高大国王
功课讨伐无望,事无巨细都无双
魏征和韩信快来应一嗓

我有心事丰沛,潮水淹过界碑
打空城又怕悻悻回
也有青春荒废,豪言却全出得无畏
不细想,我非谁

所伤非缘即孽,想一夜又哭一夜
浸透红砖路不嫌多
一拍几方热肠,即合满袖五谷香
烦忧忘碗底,好梦贪风凉

我有资本嚣张,风头一时无两
要许下众生好时光
乍醒枯坐半晌,木椅斜阳,一如既往
谁经过,望一望

可考生的眼圈,某个文豪的睡眠,
如何再为你弹和弦
谁策马打天下,我与英雄同十八
愧无...

《YOUNG》1

方淼舀起碗里最后一个云吞,耳机里的音乐正好播到高潮,视线随即模糊了几秒,她愣头愣脑地举着勺子,低着头,奇怪的姿势不免让人多看几眼。

然而当事人是决计不知道的,她背对着来往的顾客,一个人窝在小店最角落却也最暖和的地方,默默吸了吸鼻涕,吃完最后一口云吞。

起身去邻桌拿了张纸巾,害怕自己眼圈会发红,刻意没有去理耳边的短发,任由其遮住大半张脸。情绪波动过特别是害怕别人发现自己囧样的人总是会比平常敏感一些。

方淼觉得自己身后有道目光。

装作很自然的样子,转身,正好对上一个同样是只露半张脸的男生。

比方淼高了差不多一个头,戴黑色口罩,穿黑色连帽衫,黑色裤子挽起露出纤细雪白的脚腕,脚底一双黑色的运...

“写文是为了爱与祝福。”

我的爱越来越浅,只能送你祝福了。

新年快乐,要开心。

《彼时》的前十几章读起来轻快,不仅仅是因为作者文笔温暖自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里面有我们少年时代的莽撞,茫然,以及许多一去不复返的小情愫。

而后来的文风,顺应作者的成长,越发的细腻和厚重,我眼见着麦勉长成这般患得患失,不复当年知足常乐的模样,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是长大了吗?还是说,弄丢了以前的自己?

另外,

作者这种暗戳戳的表白粉丝最后又暗戳戳删掉的唠嗑方式很戳我萌点啊,是个矛盾又温暖的人吧,想说些什么表示感谢,后来估计是觉得别扭又删掉了(?)

嘘——

悄悄告诉你啊,原来发布的内容可不是这样类似读后感的东西呐,等她戳进我的主页,咦?surprise!

期待周更,虽然准备完结了。

《阳光沙砾》上

你应该记得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漫不经心闯入你青春里的人。

他的名字,如阳光下的沙砾。


─ONE─

高一那年,正值夏末秋初,校园里的梧桐叶零零散散的落在地上,风一吹就不停的在地上打转,发出沙沙的声音,午后的阳光还是很毒辣,顾然小心的避着从叶缝间漏下的阳光,跟舍友快步走在通往教学楼的林荫小径上。

“欸,你见过前几天那个刚转来的转校生了吗?”

“没,不过这几天总是听到他的八卦。”

女生一直在专注脚下的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直到舍友用胳膊撞了她一下,在她身侧耳语。

“喏,你前面那个就是。”

“啊?”

顾然愣了一秒,慢慢打量起前面的人,很高,很瘦,穿...

《海之鱼》

01

京渝,九九年生,重庆人。

京渝从小挑食,饼干糖果都对她没有吸引力,正餐也不好好吃,听说小时候一家最热闹的便是晚饭时间,所有人都围着餐桌团团转,干什么?京渝不肯吃饭呀,抓住一次才吃一口。

后来慢慢长大肯安静下来了,父母还是愁,京渝不知哪个遗传基因变异,吃饭速度奇慢,别人吃完已经好几个小时后她的碗里还剩半碗饭,而京渝的饭量就只是半碗。

在吃饭这件事情上父母不知训过多少次,京渝每次都是嘴上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吃到半总说自己肚子疼要上厕所,那个蹲坑的速度也是无与伦比。

通常解决完事情饭桌上已经没人了,本来就不大的胃口顿时消磨得所剩无几,不想吃,抱着碗白花花的米饭打开各大各小的橱柜,藏起来...

《世上的这一半与另一半》

原以为是两种男子平分世界的真与善,其实是我遇见了他阳光灿烂的这一半,你遇见了他宁静安好的另一半。

「这一半」

十周年演唱会的时候,她这个苦逼的工作狗终于抢到票了,她拿着那张薄薄的纸亲吻转圈了好一会儿,才心满意足的将它塞进包里赶去会场。

这些年她忙工作忙考证,再没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分给自己喜欢的偶像。高考放假的时候去追了次行程,在外场做了一天的应援,活动结束时他被人群包围着走出来,她踮着脚隔好远的距离观望,却只看到他头顶几撮被夕阳打亮的发丝。

她到达会场,跟某个不认识的站子领了灯牌,把蓝色丝带系到头发上,排队进场的时候使劲拽着自己的包,生怕有人冲过来抢走自己的血汗票。

她买的最好的票,...

©  | Powered by LOFTER